海员信息

这是我在Ocean Tankers的最后一条船,想说的话太多了......

发布日期:2021-08-09 14:05:37   |      阅读:280 次   |   评论数: 0条

新冠疫情对航运的各方都有极大的挑战,年初我们了解到知名油轮船东Ocean Tankers(OCTK)受到疫情严重的影响,申请了破产保护。这个决定也同时影响着合同期船员,森海收到消息后立刻采取相应的措施,保障船员的各方面需求,并为有需要的船员安排新船东面试。

森海船员刘治言二管服务于OCTK的SEACORAL,5月申请休假,森海向各方联系保障船员的换班安全,现在进行国内最后一道隔离,森海对刘二管进行了采访,谈谈关于服务于OCTK期间的航行发生的那些事儿。

 

1# 治言,听说你这边要下船了,做好下船准备了吗?听船长说这次要进行无接触换班,可以给大家简单介绍下吗?

说句实话,我五月份就开始申请休假了,但是因为这边的疫情原因六月份一直封国,本来已经找好的接班人也不能来交接,一直推迟到七月份,经过船长与代理的不断沟通,终于在这个月底可以休假了。算上去从去年八月份来到吉隆坡开始隔离,到现在厦门的隔离,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算起来也是除了做实习生那一期之外最长的一次。

 

因为我们船在马来西亚水域做锚地船,而且一直没有任何货油操作,这就保证了没有跟外界接触的任何风险,下船前代理会安排人来给我们做一次核酸检测,并申请了在马来免隔离的豁免,这就得保证下船前不与从岸上来接班的人接触;也是为了机舱安全操作方面的考虑,船长询问了我关于交接班的建议,我提出可以先把一些重要的操作步骤演示一遍,让我班上的机工跟拍,这样就不会遗漏每个细节,接班的同事也能做到心里有数;其次一些琐碎的事务就交接给还未离船的同事,并在交班报告中体现出有哪些是需要注意的,这就能基本保证下一位接班的同事上船之后不会面临无所适从的窘迫。马来西亚的疫情还是很严峻的,这种情况下只有做好自身防护才是最重要的。



2#可以简单介绍下你现在工作的船舶吗?船上人员都是哪国的船员呢?大家相处如何?多国船员共同工作,在和谐相处上有什么好的建议呢?

我对这条船有着非常复杂的情感。2020年八月初当婷姐通知我来SEA CORAL的时候,我内心是坚决抵制的,听到这个消息时候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四年前那段艰苦的岁月......

 

2017年三月,是我第一次来这条船,这是ocean tankers在16年买的二手VLCC,建造时间是1995年。我们那时候在船上基本上每天都在应付各种突发的状况,每天抢修已经是常态,什么稀奇古怪的故障在这艘船上都有发生。我记忆最深的有两件:其一,刚上船时的老轨是号称“铁人”的KONG BANG SUK,这位老同志的工作积极性和对待轮机员的态度可谓非常尽职,懂的都懂,但是那种敬业精神实在令人钦佩,在老轨的领导之下,我们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把机舱最上段的厕所系统共通管十几米的铁管拆除并换新,查出原因是堵塞问题,以及大年初一早上抢修一台机舱的通风风扇;其二,我那时负责管理的造水机因为产水量低,重复重复再重复的拆检,长达两个月的时间里,几乎天天研究造水机,甚至一度考虑玄学方面的原因,以至于偷偷去拜妈祖,实在有点黔驴技穷的感觉。不过最终还是找到了问题关键所在,没有辜负拆装了七次造水机,我记得最长一次连续工作长达20小时。这件事情最大的收获便是下一条船再去管理造水机的时候非常地得心应手。

 

那么言归正传,又一次踏上SEA CORAL,眼前的一切都慢慢熟悉起来,甚至能找到当年自己做过的标记,也没有了曾经那份胆怯和未知的恐惧,仿佛是和一位好久不见的老朋友的沟通,逐渐变得流畅起来。这条船的管系和机械布置是跟OCTK所有的山字号VLCC以及阿芙拉船型都不一样,锅炉型号是三菱,发电机是老式的MAN机型,操作上有很大区别,瓦锡兰主机也只是每个月换锚链用一次而已,其余的便是一些日常的保养工作。船上的船员主要是来自中国、缅甸、孟加拉和马来西亚以及印度尼西亚的,大家相处的都比较和谐,我想所有的曾经的OCTK同事们对于同外国同事的相处都有自己的一套方式,每个人的性格不同,所采取的相处模式不尽相同,也是各有千秋吧,我也不能托大去传授什么相处经验啦,但是我一直非常认同的两个关系和谐的窍门:首先是保持微笑,遇见同事不论职位主动打招呼;其次便是不去做多余争论,每个人的立场不同,在这个环境里,如果不是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他的观点在个人的立场上都是对的,站在体谅对方的见识、阅历的立场上,这样会避免很多不必要的争论,如果非要证明自己是正确的,那就在行动上证明一切,没必要逞一时口舌之快。其实这仍然是一而贯之的老方法,那就是尊重彼此,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船上是一个等级观念相对比较重的环境,所以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处在人下人时候,学会尊重自己;处在人上人时候,学会尊重他人。

 

3#从学校毕业,你就一直服务于OCTK,相信一定是有很深的感情的。森海作为亚洲第一大油轮公司的中国代理之一,我们也一直都很骄傲,在得知要关闭公司的消息时,我们也是真的很难过,很惋惜。作为船员呢,你得到消息时是怎样的想法,这也将是你在OCTK的最后一条船,是否也很不舍?

OCTK的感情这个话题我真是思考了很久才写下这个答案,它其实贯穿了我们这一批人的整个青春,如今OCTK轰然坍塌,心里不仅仅是惋惜更是愤恨和无奈。我们见证了OCTK的发展壮大,也经历了它的风风雨雨,心里想着如果职业生涯一直在海上的话,一直靠着这棵大树也真是个不错的选择,谁知到头来应了那句话:“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我记得做实习生的时候我们的大管轮是从新加坡泰山那家船东来的,因为泰山破产了,老大哥选择来OCTK,我当时心里想的是,一个诺大的公司怎么说倒就倒了?如今一语成谶,这句话映在了我们自己身上,真是没有想到。得知公司出现危机的时候正在家里休假,那时候因为疫情关系,加上自己家里正在装修脱不开身,所以没有急着上船,但是那时候对公司还是有信心的,肯定能撑过去,新加坡的油老大应付这方面的事不是手拿把掐的么,况且公司向来路子广,而且森海赵总也召集网上视频会议,分析了事情原委,让我们在家休假的不必太担心,会有机会派船的。

 

于是一直等到八月份,收到来SEA CORAL的通知,于是开始了这一段坎坷又奇妙的旅程,这些经历也许是大多数船员同事一辈子都不会遇到的,从正常的货油操作一个多月之后一切戛然而止,继而船被法院扣押,公司单方面宣布不再负责我们船的任何事务,停薪、换班停滞,船员们开始为了谋取自身权利各方求助,最终在多方斡旋之下终于得到了圆满解决,船舶开始了最低配员的模式,法院也开启了拍卖流程,时不时有买家登船查验,她就像一个待价而沽的无辜商品,而在我们心里这仍然是一个海上的小家。回想起来这一切仿佛是一连串的反应,不禁有些心酸,当初为了声讨公司对我们不管不顾,弃之如敝屣,征集了同事们的心声愤恨地写了一篇反映那时状态的一篇文章,被许多公众号转载,许多曾经的船员同事都发来了深切慰问,同时也出谋划策,森海亦是为我们争取了不少的帮助,现在想想,心里还是十分感激的。

 

这么多年在OCTK的工作,说没有感情那是假的,因为现在所拥有的都是在海上工作付出换来的,OCTK给了我们这个平台,来展示自己的技术和能力,并给予我们进阶上升的通道,所以我打内心里感激,甚至在遇到别的船东的船员同事们时候我可以自豪的说,我是OCTK的,新加坡的船东。事实的确如此,OCTK的实力起码在亚洲是首屈一指的,我从实习生到现在,每每想起自己的船东心里都是有一种骄傲,一种安全感和归属感,如今曾经的OCTK旧址也已经改弦更张,看到那张换了名字的公司旧址照片,心里五味杂陈。这的确是在OCTK最后一条船了,也几乎是最后一批在属于OCTK船上的人,很多同事已经找到了新的船东,开始新的旅程,希望将来我们遇到彼此,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带上一句:“我以前是OCTK的”,这样我就知道遇上自家同事了。

 

 

4#这次的合同期也有10个月的时间了,后面这条船几乎也没怎么航行,船停在锚地与航行工作上有什么区别呢?在工作之余你会做些什么呢?

跟我熟悉的同事都知道,我在OCTK也算是“老油库”了,几乎所有的油库船我都去过。油库船和航行船相比差别还是很大的,在这很笼统的打个比方,航行船就像看一部章回体的小说,一段航程就是一个章节,每一段都是不同的故事,有剧情期待,有情节起伏,在不知不觉之中看完几个章节就完成合同期了。那么油库船就像一本365页的日历,这上面可能每天都有不同的寄语,但是它的主要内容就是简单且重复的,你可能一眼就能望到头,这一期是在一种怎样的状态工作生活下去都是定调了;也可能一眼望不到头,觉得这种遥遥无期的日子每天都是在打发时间中渡过的。

 

工作上,我仅就机舱的工作做一些对比,航行船上的工作某种程度上比较轻松,尤其是航行过程中,多数的时间做基础的维护保养工作,甚至在漂大洋的时候是机舱的修整时间,以保持好状态迎接到港之后到忙碌。而锚地船上的工作就不至于此了,工作日里都会有各种不同设备的保养工作,有时间是自己负责的设备,或者是跟随白班,帮大管和机工长一起干。如果货油操作频繁的话那更是忙得焦头烂额不为过,以前一个月靠八十多条船都算是正常操作,所以得频繁的操作发电机,锅炉,以及各种附属设备,所以紧随而来的保养周期也会相应缩短。仍记得在上一条锚地船上管理的是MAN 8L-23/30机型的发电机,那一期九个多月更换了22个缸头以及大修一台,这工作量经历过的同事都懂。

 

那么也得说说生活上的不同,在航行船上最大的不适感不是遇到风浪时候的摇晃颠簸,不是两个月一次的伙食吃到最后的索然寡味,更不是经过海盗区的提心吊胆,而是那种在大海上没有信号的时候那种被世界孤立和抛弃的感觉。通常离开港口,趁着还有信号的时候给家人发个信息,说一声到下一个港口的时间,而后亲眼看着陆地渐渐消失在海平面上,只身把自己完全交给了这一艘不到目的地绝不停止的巨轮上,想起刚上船的第一航次,那种置身大海之中的无助渺小感,刚离开家人的剥离感,周围全是陌生人的孤独感,一起涌上心头,这滋味,一两天是适应不过来的,当然船上的人都会很团结,很热心,航行船上的相处也一般最是融洽,同是一条船上,大家彼此间没有什么隔阂,下班了经常就会聚在一起聊聊天,喝喝茶,打打游戏,甚至小酌一番。我记得航行时候每次经过斯里兰卡和马六甲的时候,所有人都聚在一起,举着手机搜信号,一旦收到了新的信息那种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所以我能够理解去年疫情期间日本某货轮为了能让信号好一点私改航线以至于触礁于毛里求斯,但显然这是绝对的生态灾难,必须加以严惩,只是这也从一个角度解释了为什么网络信号对于航行在大海里的船员同事这么重要。犹记得OCTK一直承诺说会给每条船上安装卫星网络,可如今这个承诺也永远无法兑现了。也无怪乎现在很多船东招聘,都会把船上有网络作为一大亮点,这也是一个非常人性化的配置了。

 

工作之余,在锚地船上最大的便利就是有稳定的网络,哪怕一天再忙再累之后,跟家人朋友聊聊天也是一种纾解疲劳的方式。这么多年来的船上生活,也形成了自己的的作息习惯,从上学时就坚持的练字和健身习惯一直保持了下来,每天都按照固定的时间进行某一项活动,严格执行下去,形成惯性之后保持下去就很容易了,也不会有负担;临睡前每天写一篇日记,记录这一天的工作生活和心得;遇到外面天气好的时候记录下那天的云彩、晚霞和夕阳;再把茶余饭后的时间来看一部电影,或者看书,所以生活也足够充实。

 

 

其实我最推荐的还是看书,准备一个kindle带上船,电子水墨屏的阅读体验跟纸质书无差别,还不伤眼睛,根据自己的爱好仔仔细细的看完每一本书,这将是对身心非常有益的事,我很赞成一个知乎上的问题:阅读有什么用?回答是:你看过的每一本书如同吃过的饭,谁都无法具体说出是哪一顿饭使人长大成人,但长大成人必须依赖于每一天饭食提供的营养。读书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一字一句都是收获。在书中体验不同的生活,遇到不同的人,这些人的境界,对人生的感悟,我们终其一生也未必能达到。当然,我读书从没有抱着什么功利的目的,“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的状态最是欣赏。其实每个人的兴致不同,就是说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对于爱好更没有高下之分,但一定有自己的兴趣爱好,郭德纲说:一个人没有兴趣爱好不能跟他交朋友,因其无志兴也。

 

讲了这么多每条船的状态不一样,对工作生活的体验也是因人而异,我资历尚浅,这里只讲个人经历所见,也欢迎各位大佬们的指点。

 

5#一般下船休假多久呢?有什么好的安排呢?

我之前休假的时间比较长,这里面的原因很多,第一,之前的职位比较低,尤其是在2012年OCTK削减了船上一个四轨的配置之后,导致了四轨这个职位变得非常拥挤,这就直接体现在了船上时间短,休假时间长,提职等待时间更长的这个恶性循环里。曾记得我最长的一次休假是10个月,在漫长的等待和无聊的休假中发展出了许多其他行业的技能,比如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家电销售员,一名兢兢业业的课外辅导班老师,一名乐于倾听的网约车司机,形形色色的工作中,也让我更深刻的去融入社会熔炉之中,在海上是个闭循环的社会,这里没有那种人情世故,也少有烟火气息,你只需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保证所负责的设备正常运转,这就是最大的资本。我很喜欢《人生海海》里面的一句话,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透了生活的真相之后也依然热爱生活。

 

今年休假的安排会很紧凑,从去年八月离开家,到今年隔离完到家恰好也是八月,整整一年的时间里,在外面漂泊着的不仅仅是对亲人的挂念,自己也是倍感思念岸上生活,这里要尤其着重理解媳妇的不易,她不仅仅要处理好自己的工作,还要经常回老家探望父母及家里的长辈,这份孝心和体贴我是能深深体会的,而这也是自己能够在外安心工作的一个保障。我见过很多同事常常因为家事而感到焦头烂额,无心工作,这种心安的感觉其实对我们最重要,我们也最应该感谢自己的家人,是支持自己工作的最有力的后盾。所以回家之后趁她的年假一起去旅游,也不失为一次巩固感情的好机会,也希望能够在家里给她减轻一些家务的劳顿,相信很多同事都已经成家立业,我曾经也有个想法,觉得自己在外这么久好不容易休假回到家里,理应在家里享受被“服侍”的待遇,但是这个想法是很荒诞的,其实家务事才是最琐碎最劳心劳力的,如果能够主动分担一些,理解对方一个人的操劳,这也是家庭关系和睦的最佳的诀窍,我相信大家也都能做到。而后要准备大管轮的考试,三个月的学习考试之后就要过年了,希望今年能够陪家人过个年。这期间也要准备新船东的面试了,且听安排吧。

 

6# 休息过后还是会选择继续上船吗?有什么打算?

关于继续是否在船上工作这个话题,其实有很多话想说,经常有好友或者亲属聊天的时候问的一个问题便是,“还跑吗?什么时候回到岸上?趁现在抓紧考公考编吧,找个陆地工作得了,在哪不能赚钱啊”……诸如此类。我很难正面回答,一般都是说“这几年先干着吧,现在正用钱的时候呐,要不然您借我点儿?”

 

这段时间,也一直听到一种声音,有人说:在OCTK干久了,再去别的公司你就不好干了,因为别的公司会很累,管理也严格,OCTK都是混过来的,适应不了。那么真是这样么?就我们行业性质而言,称之为技术性,劳动密集型不为过,那么并没有什么艰深的门槛和技术壁垒,但为什么有人能做好,有人做不好呢,那是有人把做人做事做到了极致,而有的人一直在外围打转,结果肯定是不一样,世事洞明皆学问,我们要做的事就是靠自己的技术和双手,去解决一个个的问题,在任何处境都能够不忘初心,不断精进,把自己淬炼成足金,不管在什么公司,没了OCTK,还有千千万万的机会。对于没有任何特殊资源的个体或群体,坚信并践行“量变到质变”的价值规律,那么早晚都会有所成就。在舒适区的边缘一点点拓展自己的能力范围,再选择了正确的努力方向,绝大多数的弟兄们都会做得更出色。

 

所以回到这个问题上,有一次吃饭时跟老电聊天,说起以后的选择,我问他休假以后还会上船么,他说,在他这个年纪,既然做到了老电这个位置,有一份稳定的收入,且比较起岸上工作来说也算是可观的,哪怕自己多劳累一些,为了让家庭能有个安稳点生活,这点“牺牲”也算不了什么,可谓是“舍小我,为全家”的一种奉献吧,而且家人也是理解支持,那么这仅就职业而言,这就一个正确的选择,而且既然OCTK已经没了,那就要往高处走,争取面试一家大且稳定的船东,或者直接“油转液化”,因为现在LPG,LNG船型的待遇也算是行业内顶尖的,应该去试试。我对他的话深表赞同,所以我仍然会选择继续在海上工作,在充分熟悉本职务的业务之后争取时机提职,有一位老友的话一直深深扎根在我的心中,那就是:有一颗向上的心,永远都是没错的。

 

 

记得去年四月份开始,森海就一直为我们组织研讨会,那时候一方面为我们分享OCTK的最新报道,另一方面也积极的为我们联系多家油轮公司,为急需上船的同事寻找出路,到现在,OCTK已经不存在了,很多同事都通过森海找到了满意的船东,这方面对比起别家的代理是做得是最好的,尤其是在我船遇到工资纠纷时,PIC婷姐也一直关注事情进展,尽其所能帮助寻找解决方案,并叮嘱保持平和心态,这也是让人深受感动的地方。

 

讲了这么多,其中有一些情怀,一些执念,也许有些人会产生嘲讽,心里说一句“你看这人跑船跑傻了”……的确,这是一个拒绝严肃的时代,如果你在生活中表现的很幽默很洒脱很犀利,人们都会说,哇塞你好赞,但是你如果敢说,我相信公司安排,相信天道酬勤,那么很多人会说这人脑子进水了。但是我们这份工作没有那么高的容错率,可能一个人为失误就能毁掉前程甚至生命,成天没心没肺,松松垮垮,遇到事儿打个哈哈就算过去了,表达了洒脱甚至还有点小深刻,但是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任何时代任何的国家,深沉持重都是成熟的标志,我最欣赏的一种状态就是“团结紧张 严肃活泼”,这也是一直追求的做人做事的状态,我相信,兄弟们也会做的更好,因为这些年遇到了太多太多优秀的同事,也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最后,希望在船或休假的同事们四时春秋平安度,万水千山得一游。平安,幸福。


分享到: